yoyoyoyo

转载的文章都会设为仅自己可见,如果介意转载的请私信我🙏

高三四班(完)

清欢老师我回来了!我爱你!

清欢几味:

总目录


清欢's


————————————————————————


师生+先婚后爱+伪包养


=王老师陪小金主备战高考的365个日夜


人物是俩宝的,故事是我的。看着玩儿,勿上升。


 


目录


01】【02】【03


04】【05】【06


07】【08】【09


10】【11】【12


13】【14】【15


16】【17】【18


19】【20】【21


22】【23】【24


 


 


 


“All because of you.”


——《焕蓝·未来(Karry On)》




“You make these dreams come true.”


——《Nothing to Lose》


 


 


 


**


 


那之后的日子就像流水,潺潺淌进日升月落的间隙,待冬雪初融,春天又被烤化在盛夏的灼热里。王俊凯和张一山开始把金嗓子喉宝当糖吃,高三教师办公区的空气早已和金银花、胖大海等等中草药泡水的气味浑然一体,老师们随便在走廊上溜达两步都会被熬红眼的学生拦下问问题。教室前的倒计时牌从三位数到两位数、又从几十到十几,卷子和练习册堆得小山也似,陆荏佳别出心裁地在四班教室后面安置了个颇有容量的大号纸箱子,谁有写完不要的纸就扔进箱子里,等攒满了一箱就交给学校的保洁阿姨。陆荏佳半是忧愁半是骄傲地捧心,用一抑三扬的语气咏叹道:“不!这不是废纸!这是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啊!”


 


易烊千玺看了她一眼,淡定道:“同学,麻烦挪挪脚?你踩着我的‘青春’了。”


 


陆荏佳:“……啊!对不起对不起!千玺对不起!”


 


易烊千玺捡起自己的化学卷子,掸了掸上面陆荏佳不小心留下的半边脚印灰痕:“没事。”


 


陆荏佳悻悻地坐回座位上,嘴里咬着笔头嘟囔道:“好快啊……我的毕业旅行还没计划好呢,这转眼就要放假了。诶,千玺,你考完试准备去哪玩儿呀?总不会还宅在家里看书吧!”


 


“不会。”易烊千玺将弄干净的卷子铺在书桌上,阳光透过玻璃窗,蝉鸣声声不停地聒噪,黑板旁挂着孤零零的一个数字3,少年的视线在那上短暂地停留了一会儿,然后他移开眼,“要和家人一起,出趟远门。”


 


“出远门呀……是去国外嘛?那可真好。”陆荏佳碎碎念了两句,转头又把自己砸回书纸堆里,“哎,不想了,做题做题——再不做题我们就老了,没有复习怎么考试呢……”


 


笔尖划过纸面发出“沙沙”的声响,一脚将跨进成年门槛儿里的少女哼着改了词的歌,还有什么永垂不朽呢?那些被补习和试卷堆砌起来的生活,抛洒在跑道上的汗水,沁出凉气的冰可乐,夏日里连风都是暖和的,直醺得倒计时牌上的日子一页叠一页地落。王俊凯抱着厚厚一摞错题本从四班窗口一晃而过,也便是那么须臾的片刻,教室里原本在复习的少年似有所感般抬起头,眼睫分叠间倏地亮起两点星芒,易烊千玺抿着唇瓣悄悄笑了笑,王俊凯隔着窗户冲他比了个“加油”。


 


最后几天连晚修都比往常结束的早。许老师站在讲台上,目送着她的学生一个接一个走进昏黄色日落铺陈的走廊,那余晖将少年们的身影拉得斜长,也为蓝白色的短袖校服镶上一圈明朗的光。王俊凯站在走廊的另一头,笑着和学生们挥手,那个看起来像篮球员动员的彪壮男生这次怀里真的抱了一个篮球,一大帮男同学扯着嗓门嚷嚷要王俊凯六月九日和他们一起去市中心体育场。


 


“啥玩意儿?真男人的对决啊?”张一山从王俊凯身后露出个头,耸着肩膀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带哥一个呗,哥半藏玩得贼6!”


 


学生们哄堂大笑,被声音吸引来的老毕瞪着豆大的眼睛,凶神恶煞似的扫过四班门口一片人:“无组织无纪律!哪条校规让你们在走廊里大声喧哗了!”


 


一瞬间的鸦雀无声之后,王俊凯缩了缩脖子刚准备出来打圆场,就听四班一个男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忽然对老毕道:“毕书记,我们正约王老师和张老师高考完一起去体育场打球呢,您……要不要也来?”


 


王俊凯和张一山面面相觑——什么叫真的勇士?这才叫真的勇士!


 


许老师听见动静从教室里走出来:“还不走?舍不得学校,想陪我老太太加班啊?”


 


张一山憋笑指了指先前那位英雄少年:“喏,小伙子们攒局呢,才约完我和王老师,又要约咱们毕书记。”


 


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那位英雄少年话刚出口就怂了,多巴胺骤升骤降,曲线走势堪比股市大盘图,只恨不得整个人都缩成一只鹌鹑,连羽毛尖尖都在哆嗦着:“那、那什么,我我我我就随便问……问问!毕书记您就当您聋——不是!您就当我瞎了、哎好像也不对——”


 


“这还没上考场呢,一个个心就都野了。等你们考完试再说吧!”老毕一拂袖子走了,留下四班的学生一脸懵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眼瞪小眼瞪了好半天,才后知后觉地回过味儿来:“这是……答应了???”


 


张一山乐呵呵地一手撮一堆,像撵小鸡崽儿似的把一群学生往楼梯口处带:“可不是嘛,同学你这张嘴都快赶上菩萨开光了。哎听说老毕当年也是校篮球队主力前锋……”


 


高三四班的门口重新安静下来,许老师和王俊凯点点头,夹起自己的课本往办公室去了。王俊凯靠在教室门边,一只手揣着西装裤兜,冲教室里唯一的一名学生笑道:“嗨,课代表同学,私人家教需不需要?”


 


易烊千玺撂下手中的水性笔,从教室的最后看向最前方,日落西山时的光影昏黄,和屋顶上的亮白灯光交相辉映着,易烊千玺缓而认真地开口道:“——要。”


 


王俊凯“扑哧”一声笑了。


 


 


**


 


所谓尘埃落定,不过是在英语考试结束铃响的那一刻,看着窗外的阳光,火烧云布及半边天空,抻了三年的一口长气和着满身躁动一起赴向轻盈的风,而那风又是卷着雨的,轻飘飘地就把从此绝版的热血高中生浇了个透心凉。


 


易烊千玺忽然有些茫然,他抱着王凯莉塞过来的花束,无时无刻不明艳的凯莉姐笑眯眯地戳了戳他的梨涡:“恭喜解放呀,从此就是准大学生千玺了。”


 


刘艳芬看起来比易烊千玺这个考生还要紧张得多,她怀里抱着薛阿姨准备的“百宝袋”,鼓鼓囊囊地塞满了腹泻药、创口贴、备用文具、藿香正气水……等等她们所能想到的一切可能和高考沾边儿的乱七八糟。王俊凯笑着拍拍她的肩膀:“小姑娘,把你宝贝的冰镇绿豆水拿出来,然后咱们‘千禧送考团’就可以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了。”


 


刘艳芬恍然大悟地“哦”一声,忙又从包里往外掏水杯。易烊千玺单手扶着头,半闭着眼睛低声道:“我……”


 


“我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王俊凯一边和陆续走出考场的一中学生打招呼,一边在易烊千玺耳边道,“不过恐怕不能马上给你。”


 


易烊千玺努力睁大眼睛,琥珀色的眼眸里微微泛着空:“我……也有一份礼物要给你——王老师。”


 


“所以你的礼物就是背着我办好了美国签证?”飞机上,王俊凯哑然失笑,动了动两人交握在一起的手,“亏得我还不好意思,毕业礼物不能一毕业就给你呢。小屁孩儿,什么时候这么有主意了,嗯?”


 


易烊千玺眉眼边含着一点笑:“你说过的,等考完试要我和你一起去美国。”


 


“凯莉小姐也是的……你说要办签证她就带你去领事馆,都不跟我说一声。”王俊凯半真半假地抱怨道,脸上的表情却是美滋滋地,拉着千玺的手到自己唇边落下一个吻,“哈,这可真是唯女子与小人儿难养也,先贤诚不欺我。”


 


易烊千玺眉头一跳,危险地眯起眼睛:“你说谁是小人?”


 


小孩儿闹腾起来也跟只小猫似的,王俊凯大笑着把易烊千玺硬按进怀里,勾着他的脖子吻他的发旋。最后冲刺的几个月易烊千玺熬得瘦了不少,本就轻薄的身量再掉几斤称,腿又细又长,蹭着王俊凯的膝盖弯,带着一点儿挑衅的意味,暧昧地黏在他身上:“嗯?你说谁是小人啊……王老师?”


 


王俊凯面不改色,一手护着他的腰,笑道:“你是‘小人儿’——是我一辈子的小朋友。”


 


一辈子,那么长。易烊千玺卷着舌尖感觉就好像咬了口青梅子一样,唇齿间都是青青涩涩的甜,直沁到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飞机滑过日界线,落地迎接他们的是马萨诸塞州夏季湿漉漉的和风暖阳,王俊凯带易烊千玺走遍了这座同名英国最顶尖学府的美国小城——他曾经生活、学习、甚至一度以为会扎根一辈子的地方。MIT标志性的麦克劳伦大圆顶前绿草如茵,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十指相扣着并肩走到这里,“易易,我也有礼物要给你。”王俊凯偏过头,阳光照耀在他的脸上,金色的弧度温柔了他的轮廓,他握着易烊千玺的手,在所有路过师生的欢呼声里,单膝跪下。


 


“易易,”


 


“化学最基本的质量守恒定律。五年前我从MIT回国遇见你,五年后我带你重回到MIT,在客观条件不变的前提下,你和我要配平成永远,我唯一能想到的化合反应只有——”


 


“我们结婚吧。”


 


那一瞬间的感觉其实很像他走出高考考场的那一刻,带着某种尘埃落定般的宿命感,在走过好长好长的一段路后,蓦然回首,才发现那亦不过是漫漫人生所必须的短暂一程——像高中、像易烊千玺和王俊凯曾经的那五年,经历促使我们珍惜,真正漫长的必不是过去,因为过去已经成为定式,只有未来才是无限可期。


 


我的未来,有你的未来。


 


“王俊凯。”


 


“嗯?”


 


“你也是我的一辈子。”


 


 


**


 


又是金秋九月。


 


H大的阶梯教室,热络的私语声随着上课铃响而渐渐低了下去,几十双眼睛齐刷刷地盯着门口,就见一人顶着万众瞩目悠哉闲适地迈进门来。牛仔裤收在脚踝上一点,露出细瘦精致的腕骨,阳光透过玻璃窗,轻轻巧巧地缠上那白皙的皮肤,然后是两条长腿,白衬衫束进裤子里,一把劲腰直惹得这群刚踏进大学校园的小女生们惊呼连连。


 


易烊千玺托着下巴,放任自己的目光追随着那张美得过分招摇的脸,勾起唇角,梨涡陷了又陷。


 


“同学们好啊,”王俊凯倚在讲台旁,拿捏着半根粉笔在手心里上上下下地抛,桃花眼中灼灼,越过大半教室,落进那一汪琥珀色,他笑:“作为无机化学这门课的老师,我将陪你们度过整个大学一年级。你们可以叫我老师,也可以直接喊我的名字——王俊凯。”


 


 


 


——END——


完结了,希望大家多评论。



评论

热度(1765)